我们必须适应外部环境的变化和挑战

2018-08-18 03:24

创新与好奇心、想象力、创意、发明等密切相关,包括:以开放的思维解决问题的能力;勇于承担智识风险、尝试以新的方式探讨问题;具有实验的精神;具有自我反思与不断学习的能力。其根本在于反思能力和批判精神。这往往是一个历史颠覆过程。敢于质疑既成事物,敢于重新解构和阐释,创造新的方法,把“期然”变“应然”,形成新的心理定势,是解决我国创新体系动力不足的关键。

当我们考察世界各国创新能力、创新历程和效果的时候,会发现巨大的差异。全世界都认识到创新的重要性,为什么一些国家一直走在创新前列、引导着创新潮流,而一些国家则只能蹒跚而行,甚至因为创新导致动荡和挫败?这除了与各国具备的一般性创新要素:资本、科技、市场、集成能力、制度等有直接关系,更重要的是背后隐然存在的文化差异。文化的形态不同造成了国家创新能力的迥异,国家创新战略根本有赖于文化的支撑。遗憾的是在创新理论研究方面,对文化的重要性还缺乏系统的论述。

但毋庸讳言,我们的文化中也有较多的落后与保守理念所造成的心理定势和习惯。中国人的崇古心理、效法心理、趋同心理,和“彼偏我正、彼夷我中”心理,以及“不敢为天下先”的祖训,都曾使我们丧失了创新发展的良机,甚至造成深重的灾难。我们必须适应外部环境的变化和挑战,形成新的传统、活的文化。

中共中央关于“十三五”规划的建议,把创新置于未来发展的五大关键词之首,上升为国家发展战略的核心,具有重大意义。如果说改革开放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一招,那么,创新就是中华民族走向复兴的必由之路。没有持续的创新,就没有持续的发展,也就难以实现民族伟大复兴的梦想。

提要:建设创新型国家,是国家发展战略的核心。只有持续创新,才能推动持续发展。作者在此首次提出文化对国家创新战略的支撑作用,认为实施国家创新战略不是单一的科技驱动,而是科技、文化、制度、市场四大驱动。只有打造创新型、智慧型、包容型、力量型文化,创新才能形成规模和可持续性。作者认为,文化不仅是创新的根本动力,也为创新设置了人文边界。他分析了民族心理定势和文化传统对国家创新的影响,阐述了观念引领对于创新战略的积极作用,以及文化流动对于塑造创新自觉、自信、自强的重要意义。文化不仅锻造了国家创新所需的企业家精神,还营造了“鼓励创新、宽容失败”的人文氛围,并通过“文化+”业态催生了创新创意阶层,为“大众创业、万众创新”提供了实现空间和环境支撑。

我们还要注意到,文化的核心价值不仅是创新的根本推动力,也为创新设置了人文边界,也就是哪些是可创新的,哪些是不可创新的,比如那些反人类、反生态的所谓创新行为,就应该坚决抵制。文化为创新注入人文关怀,这也是文化对国家创新支撑作用的一个突出表现。

一是提供支撑国家创新战略的核心价值。各国所崇奉的核心价值直接关乎创新的地位和能力。卡尔·雅斯贝斯在《历史的起源与目标》中指出,“自从西庇阿时代以来,人文主义成了文化意识的一种形式。西方国家在不断的突破中,各民族轮换地拥有属于他们各自创造的时代,整个欧洲也在突破中获得了它的生命。而中国和印度总是在延续它们自己的过去时存活。”

二是提供支撑国家创新战略的心理定势和新的传统。心理定势就是心理上的定向趋势。由于所接受的文化习惯和教育的不同,小到个体之间、大到民族的心理定势都有着相当的差异,由此而形成不同的文化传统。从人类历史来看,中华文明作为唯一没有中断的延续性文明,历经分裂与灾难而屹立不倒,靠的就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的创造能力及优秀的心理定势和传统。

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其所发布的相关报告中,除了反复强调文化是人类发展的最高目标,还更进一步指出,就当下而言,文化还是今天人类可持续发展的关键。联合国发展峰会通过的“2015年后发展议程”,也明确把文化作为可持续发展的基础。美国、以色列这些国家之所以成为全球创新的中心,是因为其背后有强大的文化支撑。所以,实现国家创新战略绝不是单一的科技驱动。科技驱动、文化驱动、制度驱动和市场驱动是创新的四大驱动力。只有打造创新型、智慧型、包容型、力量型文化,创新才能形成规模和可持续性。

卡尔·雅斯贝斯对中国的评论已经过时。中共中央在“十三五”规划建议中提出,“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。必须把创新摆在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,不断推进理论创新、制度创新、科技创新、文化创新等各方面创新,让创新贯穿党和国家一切工作,让创新在全社会蔚然成风。”这就是我国创新战略的核心价值。